影片分享

  • 城市论坛: 缓解基层劏房老问题或靠共享房屋同货柜

    讨论:缓解基层劏房老问题 或靠共享房屋同货柜
    台上讲者:尹兆坚 立法会房屋事务委员会副主席
    黄子玮 社联政策研究及倡议 总主任(社会发展)
    招国伟 公屋联会总干事
    任 真 关注基层住屋联席组织干事
    主持 苏敬恒 12-1300 , 维多利亚公园

  • 铿锵集:光屋

    余伟业是跨国直销公司香港区总经理,2010年他毅然辞职,创办社企,承包有心人的住宅单位,以较低价钱转租予基层单亲妇孺,他称这些单位为「光房」。他强调,他们的工作不仅是扶贫,更重要是让租户找回生活的尊严和方向:「一些为生活而拼命的基层人士,本身并没有问题,问题在於疯狂的楼市。我们的工作,就是让那些自力更新的人,有空间生活下去。」 2014年,余伟业以非牟利社企,向政府申请租用深井寮屋区的一幅土地。这地原本是九龙纱厂职工宿舍,1997年纱厂结业後,业主没有续契,土地由政府接管。余伟业获城规会批准改变宿舍为租住房屋用途後,随即展开翻新工程,他要将这栋丢空多年的宿舍,变身成「光屋」。 由「光房」到「光屋」,余伟业希望在劏房和公屋以外,开拓一个新领域,以及一个新的助人方式。

  • 房屋共享

    社会服务联会公布社会房屋共享计划,由发展商及个别业主,以低於市值租金,向社联提供住宅单位,社联透属下社会服务团体和社企,安排合资格基层家庭入住,租金不高於租户收入25%。

  • 无家者・建家

    数个月前,基督教关怀无家者协会再次获良心业主提供两个住宅单位,分别发展成男子和女子中期宿舍,并以社会福利署厘定的租金津贴金额租出。潘女士与丈夫离婚後,与女儿住在临时宿舍
    (住宿期为三至六个月),每天担心很快要搬走。直至她早前获安排搬至中期宿舍(住宿期为二至三年),与另外三个家庭,一同住在约620呎的单位,令她免去担忧之馀,增强了社交圈子及对前境的信心,现时努力工作,为将来独立生活作好准备。

  • 房屋政策 软件与硬件同样重要

    今届政府努力增加公屋供应,但是否纯粹增建公屋就可以解决基层住屋问题?单亲妈妈李女士独力抚养7岁女儿,月付近4,000元租住土瓜湾劏房,苦候6年後终於获分发公屋单位,积蓄却已经耗尽,处理好女儿转校的问题,连新屋的地板和基本家俱都没法负担。在最徬徨的时刻,李女士认识了基督教家庭服务中心驻邨社工求助,他们与一众义工的热心安抚了李女士,并且转介她申请租金紧急援助及短期食物援助。